白鹿原的辣子

极好的剧,但看到第34集,就无心继续了。

基于小说的影视作品,一定免不了改编,因为文可以留白,但拍成戏,就得用细节去填充。

《白鹿原》也一样,编剧做了大量的调整。

比如田小娥。

泡枣改成了虐待,可能是考虑到审核的原因。

黑娃去田家做长工时,加了小娥对他说『兄弟,你再晚来一天我就没了』的情节,大概是想体现她的烈。

到白鹿原之后,加了轧花和给鹿三送衣服的戏,想是在表达小娥的贤,以及尝试融入白鹿原而做的努力。

最精彩的,是被赶走时,黑娃推着独轮车,小娥坐在车上,满耳村民的非议,小娥扬头道:『我背上痒痒,你给挠挠』。我觉得,小娥就像油泼面里的辣子,少了她,白鹿原这碗面再扎实劲道,也变成灰蒙蒙的了无生气。而这一段,把这种『辣』意展现地淋漓尽致。

总体来说,改编的部分挺不错的,思路是提供更多的细节,从而让观众更容易理解人物性格。

还有就是对小娥做一些美化,这样更让人怜惜,加强故事的悲剧性。

但到了第34集,出现了这样一段对话:

white-deer-0

『古之君子,其过也,如日月之食,民皆见之;及其更也,民皆仰之』(古时候君子的过错,就像日食月食那样,容易受到人们的关注,等到君子改正错误时,人们都会仰望他)。

小娥问白孝文:『如果我能改正错误,能进祠堂不?』

白孝文回答:『能哩』

小娥很高兴,喃喃自语道:『能改正错误,便人人尊敬她』

white-deer-2

但,娥儿姐本就是能化蝶的人,无错可改。

小娥的骨殖从窑洞里被挖出来已经生了一层绿苔。家家户户自愿抱来的硬柴在窑院里堆成一座小山,炽烈的火焰整整燃烧了三天三夜,最后把柴灰和骨灰一齐装进一只瓷坛埋到塔基底下。修塔的匠人请示主事的白孝武说,即可封底。白孝武一个封字刚说出口,站在一边的白嘉轩用手势示意匠人暂缓执行孝武的指令,他正出神地瞅着窑垴楞坎上的草丛,众人这才惊异地发现,雪后枯干的蓬蒿草丛里,居然有许多蝴蝶在飞舞。

――《白鹿原》

至此,辣子的味道就淡了。

Leave a Reply